政法文苑

主页 > 政法文苑 >

任建国和他的西部警察三部曲

时间:  2019-07-30 11:18:08

□ 本报记者 申东
 
《漠路》《危途》《悬崖》,三部微电影,都讲述的是西部警察故事,《漠路》讲述的是一位老民警巡线途中抓捕一名盗窃嫌疑人,在押送途中引发的温情故事;《危途》讲述的是一位老民警多年前击毙了一名抢劫犯,并用自己的人格征服多年后前来寻仇的抢劫犯弟弟的故事;最新杀青的《悬崖》又将给观众呈现什么样的西部警察故事?
  
7月26日,记者采访了平均每年都会生产一部微电影作品的宁夏银川铁路公安处宣传教育室微电影主创团队,团队主创人员任建国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今年最新创作的长达17分钟的《悬崖》,依然是浓浓的西部风格,依然是热血的警察生活。
 
生于西部,长于西部,后来成为一名西部警察的任建国,带领着团队先后拍摄了几部反映西部警察特有情怀的微电影。他说,通过创作、拍摄微电影,就是他寻找心目中警察英雄的过程,也是他内心对英雄最好的表达。
 
两个听来的故事
 
每次拍摄前,准备时间最长的自然是剧本。任建国说,创作剧本的过程,如同在脑子里和自己打架。一个故事浮现出来,他要不断提出各种问题来否定这个故事。直到穷尽心力也无法否定,他认为,这才会是一个好的故事。
  
《悬崖》的故事源于他听来的两个故事:一个是在荒凉的戈壁,一位民警智擒两名逃犯的故事。另一个故事讲的是有一片草原,每年春天,大地刚刚返青时,草原上的羊群都会发生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走在前面的羊总能吃到新鲜的草,而走在后面的,只能吃剩下的,甚至吃不到草。为了能吃到新鲜的草,羊群都争着往前挤。于是,整个羊群奔跑起来,越跑越快,拦都拦不住。草原尽头是一处悬崖,当羊群跑到悬崖边的时候,想停都停不下来。于是,整群羊就一只接一只地往悬崖下跳。
  
这两个故事里,任建国想到的是,那个智擒逃犯的民警,在身处险地时,完全可以装什么都不知道,置身危险之外。但他选择了面对危险。那些奔跑的羊群,也完全可以选择在悬崖边上停下来,但它们只想着吃到新鲜的草,忘记眼前已经没有了路。在任建国看来,人生最难的就是选择。因为无法预知结果,一旦选择,你就必须要面对未知的结果。警察队伍中的英雄,他们在做出选择时,就已经为其他人立起了一座高高的丰碑。
  
就这样,一个故事在他的脑子里渐渐清晰:在荒凉的铁路线上,一名年轻民警与两名犯罪团伙成员意外遭遇,罪犯打晕民警,夺下警车逃跑,却因为惊慌,险些冲下悬崖。悬崖边,民警面对穷凶极恶的罪犯,明知不敌,依然挺身而出。剧本写完后,他在脑子里斗争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选择了拍这个故事。他说,这也算是一次选择吧。其实每次在拍摄前,都要下很大的决心。因为,一旦开机,就不能再改变主意了,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难,也要坚持把它拍完。
 
三个男人一台戏
 
在他们拍摄的公安题材微电影中,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人物极少。这次的《悬崖》,演员也只有三个男人,都是银川铁路公安处的民警。除了扮演小弟的金祖德,是团队里的老戏骨,曾参与《漠路》《骞驴坡》等几部微电影的拍摄,其余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参演。
  
特警万烨演的是一名杀手,心狠手辣,为了追杀一名团伙成员,与民警遭遇。万烨平时工作中话不多,表情很冷,这正是剧组选他来演杀手的原因。因为平时接触形形色色的人群,万烨很快进入了角色。演到悬崖边持刀与民警搏斗那场戏时,为了追求真实效果,剧组决定使用真刀。两个人要在地上来回翻滚,稍有不慎,刀子就可能会伤人。为了万无一失,万烨和演民警的余宁宁,两人在地上来回翻滚了十多次,直到配合没有漏洞。再看两人,已经是全身尘土,如同两个出土不久的兵马俑。
  
微电影播放后,很多人都评价说:那个杀手演得太好了,天生就是一个演坏人的料。其实万烨挺委屈,生活里的他,是个百分百的好男人,爱家,爱工作,还经常在微信朋友圈里秀恩爱,骨子里是个内心柔软的大男孩。
  
演年轻民警的余宁宁是名刑警,看似柔弱,书生气未脱,但爱钻研,好琢磨,是破案追逃的高手。当初剧组也就是看上了他脸上的稚气,符合角色的设置。任建国在设计故事的时候,就想营造出敌与我、强与弱的对比,在这样的强弱对比下,我们的民警依然选择冲上去,这才是骨子里的勇敢。第一次演戏,余宁宁很紧张,往往连一句台词都说不好。但是刑警的工作让他学会了不认输,别人休息的时候,他都在背台词,看剧本。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在揣摩第二天的戏怎么演。拍民警被罪犯打晕装在汽车后背箱里,终于挣扎着从车里跳出来的一场戏时,因为没有替身演员,为了安全,本来是要借助剪辑手段来完成的,但余宁宁不愿意,他坚持要真跳。在奔驰的汽车中跳下来,连打了好几个滚,周围看的人都觉得疼,余宁宁做到了。他拍拍满身的土,还问:行不,不行我再跳一遍。结果,没人忍心让他再跳一回。
  
最难的一场戏是汽车冲到悬崖停了下来,拍摄地点选在宁夏中卫的一处断崖边。那是一处真正的悬崖,刀劈一般的崖壁深达几十米,人站在断崖边往下看一眼,都会觉得头晕。为了把车稳妥地停在悬崖边,剧组想尽了各种办法。北方的黄土地形,土质比较松软。越是接近悬崖边的地方,越有可能大面积塌陷。重达一吨多的汽车停在上面,每往前挪动一厘米,都要冒很大的风险,也要下很大的决心。当车终于停好后,大家总算长出了口气。
 
讲好西部警察故事
 
有人把他们拍摄的《漠路》《危途》《悬崖》称为西部警察“三部曲”。作为编剧和导演的任建国笑笑说:肯定不止三部吧。很多人说,他们拍的微电影,始终在刮着一股浓浓的西部风。任建国说:“这正是我们想表达的东西。当把人置于荒凉中,以天空、戈壁、大漠为背景,在这样的背景下演绎出的善恶、爱恨、情仇,才有了更广阔的展示空间。”对他来说,微电影的特点就是以小见大、见微知著。化繁为简的功夫,不但表现在人物减少到极致,人物的对白没有一句废话,同样表现在故事发展空间的空旷、寂辽,只有天地、大漠,和天地间那股昂扬的正气。
  
拍警察题材的微电影,就是要把每个人心中的这股正气提升起来,把警察队伍里不为人知的正能量故事展现出来。
  
借用《悬崖》这部微电影宣传海报里的一句话:到了无路可走的时候,是继续向前,还是及时停下?但是对这个铁路警察队伍里的创作团队,他们肯定还会继续走下去。因为,警营这片沃土总有新的故事,他们的心中也总有新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