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文苑

主页 > 政法文苑 >

后疫情赋——110接处警管理及指导科抗疫记

时间:  2020-07-24 11:26:10

时出时常,于彼疫矣。自津门所,谓警来矣。庚子初难,民众惧矣。忧心悄悄,我心抚矣。百姓忡忡,我言慰矣。疫情靡盬,忧我群众。日月不止,我心伤止。
 
耳目独念之翁老,琐闼急朝夕之餐。疫事多难,警员况瘁。雨雪谓载涂,民警思怀归。容颜痯痯,莫知我哀。
 
警厅风静人眠昼,昼眠我心载浮沉。孤影怜夜永,楼上不宜愁,梨花坠玉雪,我亦念谁人。颦浅系民心,呢喃嘱平安,弹指和泪声,锐快行不留。和衣亥时眠,铃声报天明,含笑舍英豪,梦中沙路同民行。
 
恐杼轴空虚,然阙者以天下为正。听党之令,地谷宁盈,万物清灵,言语救之,以慈谓之。
 
警厅夜语,渺渺微风吹细雨,从警父老留心住。明德在于亲民,心安而事始终,修身以本,正其心,诚其意。万里重云风惊起,征衣未捣事慈民,城隅久困,东风吹万里,心中亦常有百姓之事,入云端应似潺潺流水。
 
春欲尽,梨花落,新月才堪照民愁,今夜警员思朝暮。残春薄,东风弱,参横月落绕花前,民利百倍情未尽。车马如流水,疫情如一梦,一片丹心千万绪,心诚而民从,所忧所患,皆系百姓,近贤而亲民,远山长,晓山青。
 
春日迟而卉木萋,仓庚喈而车马祁,风定而海棠后开。情怀不似疫情前,罗襟前有昨日泪,雨润警厅江春醉,警员忧心尽佳思,与征鸿,托行云,鬓上残,安民心,吾心之豁然贯通,在求志而极民乐,戒躁而治性,须才学而静也,与民为乐者,万物为欢。阳春以烟景,怀忧独不叹,忧民之哀乐,生恻隐之心,安神定志,无行迹之心,以竭诚之心思民所求,思谦而播仁者之惠,正身而任之。(作者单位:指挥部)
 
怕火不怕水
 
春秋时期,郑国的一个执政叫子产。
 
子产对人别有一番认识,病危之时,对“接班人”子大叔讲过一段“人怕火不怕水”的经验分析。
 
他说,这人都是欺软怕硬,对其狠一点,他就老实,对其柔一点,他就来劲儿。大火烧得猛烈时,人看见就会避而远之,所以没听说有多少人跳进火里烧死的。可是,在水面前就大不同了,那水瞧着平静“柔弱”,人看见就想扎进其中嬉戏玩耍,所以淹死者一批又一批。子产提醒子大叔注意,运用法律制裁,必须看透这一点。广施仁政固然重要,可那太不实际了。将法律弄得严厉些,绝对事半功倍。
 
这理儿,应该算是切中要害了。
 
但说来有意思,子大叔生性厚道,只喜欢“胡萝卜”,而不喜欢“大棒”,对严刑峻法“敬”而远之,日日鼓吹仁爱。岂料,后来的世道真应了子产的感觉,郑国盗贼日益猖獗,终于搅得国无宁日。子大叔这时才追悔莫及,随即在刑律中“烧起大火”,好不容易最后才有了一点“团结安定”。
 
据说,孔夫子知道这事后也是拍手叫好,他说:子大叔为政宽柔,百姓容易拿他不当回事,而出现了有人吃硬不吃软,就只有用“重刑”了。
 
诸如子产的“理论”,子大叔的“实践”,加之孔圣人的“点评”,这些都为后人极力推崇“重刑”提供了部分口实。即使后来秦朝暴“刑”以覆灭告终,人们知道了“德主刑辅”也是一条路子,可在古人的历代刑律之中,仍然随手可见“残酷”两字。
 
显然,古人在此特别关注的是刑罚的效果,即如何能使一般人见到“小火”之后都会望而却步,不敢轻举妄动。
 
西人法律,尤其是到了近代以后,大体上不见什么“火势猛烈”,当然,也不见得“水静柔弱”。刑罚之类的东西,在西人手里更多是个“摆平”的手段。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效果,而是“罪刑等价”。各类犯罪都有轻重,故刑罚也应有个轻重。一个小偷窃得1元钱,就应有“1元钱”的罚法儿;窃得上千元,就应有“上千元”的罚法儿;而窃得了百万元,也要有个“百万元”的罚法儿。这些虽不能一一对应、“丝丝入扣”,但仍是不能抛弃的基本目标。无论如何不能为了彻底剿灭盗窃,就对偷1元钱的小偷来个剁手,甚至斩首。
 
奇妙的是,古人的刑罚一说在历史大面上似乎没有多大效果,换句话说,即使把“火”烧得猛烈,仍然有人不断铤而走险。而西人“摆平”一说,虽然没有顾及效果,可也不是效果全无,这是说,在小火面前也有望而止步的。
 
假如真是在效果上看不出谁能略胜一筹,我们倒应想想谁能带来其他方面的更多好处。
 
暖警老杨
 
老杨是我们派出所“仅存”的两名60后民警之一,他和蔼可亲,乐于助人,待人接物总是柔声细语,有条不紊,圆乎乎的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从警30年来,老杨始终坚持着他的暖心服务,总是以最饱满的热情为辖区群众解决问题和困难,救助群众于危难。久而久之,“暖警老杨”的称号不胫而走。
 
不久前的一天夜晚,老杨和同事在巡逻途中遇到一群正在路边散步的老人,起先这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当他们巡逻结束返回时,夜已经深了,细心的老杨发现有一位老大娘仍然独自在原地徘徊。职业的敏感让老杨察觉到不对劲,他径直走上前去询问。
 
老人上了年纪,说话含含糊糊,老杨不急不躁,始终耐心地与她交流,但是只得到一个模糊的地址。老杨带着她在夜色中辗转找寻了3个小区,直到为老人找到了远在十几公里外的家。老人的女儿见到母亲和满头大汗的老杨出现在家门口时,激动地握着老杨的手连声感谢。
 
工作上,老杨对待群众热忱亲切,生活中,作为长辈的他更是标准的“暖男”。所里年轻同志多,只要碰到办案加班,饿了就凑合着吃点泡面、饼干充饥。每到这时,老杨总不忘发挥他当年参军时在炊事班学来的手艺,包饺子、蒸包子、做炒饭,变着法儿地给我们补充能量。我们担心他上了年纪身体吃不消,他却总是笑着打趣道:“你们年轻人办案脑子好使,做事麻利,从不让我这个老家伙多操心,但你们总得让我体现点价值,做点贡献吧。”
 
每一天,总会有一些人感动着我们的内心,总会有一些人的故事温暖着我们的心灵,老杨就是其中的一员。他与自己无限热爱的警察事业、携手并进的同事、时刻牵挂的群众一路风雨同行,共同收获了一路温暖,一路感动。